?雨``

【莱贝】幸好,时光不能倒流

Fucking your Eyes:

由 @十七ten_seven 点文合写一篇文章!


我写贝特视角,十七写莱纳视角XD


莱纳视角写好了我这里再转转ヾ(*´∀`*)ノ








贝特视角:


我也不愿意发生那种事。

遇到那个人是在和一个重要客户洽谈的时候,我有点紧张,准备了几个月的资料在心里反反复复的默背,如果这桩生意毁掉我不单要负担巨大的责任说不定还会永远都无法进入金融界。反之,如果成功,往上连跳两级也不是不可能。

我没有后路。

我订了非常高级的餐厅,在包间里等待那个重要的客人。为了投其所好我甚至跟踪了他一个月去了解他喜欢什么,这绝非是个轻松地活,有几次差点被发现。真的没有比这个更挑战我心脏的事了,谈好这笔生意以后我得请个假,不然我会疯掉的。

该死的,不会不来吧,明明说好了这个时间的。

我不停的看着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我急的快要掉汗,房间里的温度适中,但是能感受到冷汗快要冒出来。我太紧张了,这样不行,我必须自然,要像老朋友那个。哈,老朋友。

把钱给我吐出来吧,老头。

来了。

在我记不清第几次诅咒他的时候,那个老头被侍者领了进来。我马上上去和他握手,粗糙的指腹,手心温度很高,这人看来不好对付。

旁边的服务生在欠身让老头进来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看向我,那眼神有些奇怪。怎么回事,我的头没梳好吗?我明明对着镜子检查了很久的。很快那人的视线又收回去了,然后退出了房间。真是个奇怪的人。

老头脸上推着高傲的轻蔑,是啊,你这个有钱佬,等着我怎么哄到你/爽吧。

他往位子上一坐,翘/起一条腿,小幅度的晃动脚尖。再怎么得意也表现的太过分了吧,虽然你是赞助商,这一副看一条/狗一样的表情给谁看?

我忍着愤怒,强迫自己思考那些金融词汇来让自己转移注意力。我必须成功,失败的话我就完了。

“您看这是我公司的企划书,关于这个项目的初期启动计划一定会很顺利。”我低下头给他递过去企划书,那份花了全部门小半年时间的心血都在我手上了。给我成功啊!

“不必了。”

什么?!

老头居然看都不想看一眼,我完全没想到他根本不看企划书?!动用了所有力气想逼自己开出几个玩笑糊弄过去,但是好难,我脑子里塞满了我的下场,汗快滴下来了。

“陪我玩一下,我就考虑考虑。”

我竟然一下子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原来现在男人也能用屁/股解决问题了吗?我还以为要把我赶出去了,原来是要干/我。

最快速度调整了一下表情,我尽量温和的看着他,“您想玩什么呢?”

“哈哈哈,玩什么?玩你啊,把衣服脱了。”

只希望他别是个杀人狂或者变/态就好了,普通的干/我吧,求你了,上帝。

脑子里拼命回想着很久以前看过的A/片,脱衣服好像很有讲究?男人脱衣服要怎么脱才能风情万种?早知道我就去看半年GV来学习了,那肯定容易得多。

我遮遮掩掩的慢吞吞把衣服脱掉,虽然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但是那老头一边看着我一边把手伸进裤子里了,真恶心,一个老男人在自己面前手/淫,意/淫对象还是自己本身,如果这样还不给我谈成功我可要跳楼啊。

“给我舔。”

不是吧,舔什么,舔/他的阴/茎吗?开玩笑吧,真的会吐啊,到时候肯定要搞砸了。我真搞不懂那些对男人的屁/股有兴趣的男人是怎么想的。

但是我没有选择,只好硬着头皮过去,拉开那条高级西装裤的拉链,假装那是个胡萝卜一样机械的塞进嘴里。

好想吐。太恶心了。我要窒息了。

但是我不能停,也不能逃跑,我必须得做这件事。

那个脏东西在我嘴里乱七八糟的捅来捅去,快点结束吧,我这个礼拜都不想吃饭了。混/蛋。

嗯?什么东西?

头颈有点湿湿的。

“你真不错。”

老头笑着说,加重了手里的动作。冰凉的,尖锐的,和温热的鲜血。

我竟然中奖了,又是变/态又是杀人魔我还真的够走运的。

我想了两秒,虽然很遗憾,但还是命要紧一点。我朝他笑笑,试图慢慢后退,该死的脖子真疼。不过呼吸还算顺畅,应该没有割得很深。我得不动声色的逃跑,虽然裸奔有点难看。

“哈哈哈,不能逃走啊,小可爱。”

“你自己一个人去死吧!”

他抓/住了我的手,力气很大。太糟了,我挣脱不了。刀,又要来了。

哐——

门开了,大概是争斗的动静太大,刚才那个服务生进来了。我没空看他,躲刀子就够我受的了,好险,差点被砍到眼睛,我侥幸躲过一刀,就是残了我也不想瞎,这老头...怎么回事,手上力道好强...

失去意识之前我只觉得冷,唯一有温度的大概是那个服务生金色的头发和莫名恨厉的眼神。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我庆幸我没死,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是头颈里厚厚的纱布大概要有一段时间才能拆下来了。单人病房很安静,但是没人在旁边等我醒。纯白的空间里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消毒水味道不是很重,大概我鼻子有问题吧,我闻到了花香。

我还以为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有人在我旁边削苹果呢,可惜没有。或许我的情况还算乐观,周围的仪器数量也不算很夸张。

“你醒了?”

推门进来的是那个服务生,我记得他,他手里提着很多东西,有速食面、水果、还有书本什么的。看上去像是打算一直呆在这里一样。

“今天几月几号?我公司来人没有?对了,谢谢你救我,没有你我差点死了。”

“12月23号。你昏迷了十天,你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报道,公司里来过三次,每个都紧张的要死,一副很怕你死的样子。”

“是嘛...”大概能猜到他们为什么选我这么微不足道的个小主管来谈这桩生意了,真是心机叵测啊,是打算在我身上赌一把吗。不过,既然已经闹到媒体,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总之听天由命,可惜我的假期得在医院过了。

我开始打量这个人,他个子挺高,穿着毛衫背心和长裤,看着很舒服。我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做到这种地步,其实当时就算不救我,我也不会怎么样,顶多也就是被杀掉。他其实可以报警,但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什么都没想就直接冲上去和那个变/态老头打起来了。他的右手腕比左手鼓一点,里面大概是纱布吧。为了一个陌生人受伤,这人真的很奇怪。

“我该叫你什么?你叫我贝特就好。”
“恩,莱纳。”

“为什么你那个时候会救我?如果不走运,你说不定就会死。”
“哈哈,为什么呢。其实我也没想太多,身体自己先动起来了。”

“你还真是奇怪。”
“我也觉得有点怪。”

“医药费我一会转账给你,你给我个银行账号,还有你也受伤了吧,这几天去酒店上班了吗?请假?误工费我给你,一共多少...”
“做我一个星期的恋人。”

他打断了我,有点急躁的,好像在等着说这句话一样。

“...什么?”
“我说,和我交往一周,只要七天就好了。”

他很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不像在开玩笑,但是当时我还是觉得有点好笑。

“如果你想和我上床的话,几次都行,就现在也可以。只要你不介意一个连脖子都不能动的病号的话。”

我真是个恶劣的人。

“我和那个老头不一样,你别误会了。钱我不要,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一个礼拜就行。”

“在一起...?你确定?你是说想和我过一周无聊的生活只是看电影吃饭逛街做那些傻蛋情侣干的事?”
“嗯。”

“好吧,随便你。”
“可别反悔,等你伤好了就兑现承诺。”

我朝他笑笑,只是一起行动一周而已,我一点都不吃亏。连钱都不用付,真是够好运的。

我越来搞越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了,希望别又是个变/态杀人魔,应该没那么倒霉吧。中奖也不会一连中两次的。

之后的几天莱纳一直陪着我,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对我体贴又周到。我的伤好的比想象中快得多,我吃好喝好什么都不用做,这日子过的就像待产孕妇一样舒服。说实话我很感谢他在我最虚弱的时候帮我分担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对他放不下心。我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一见钟情的话,像我这么无聊的人也早就该厌了。但是他没有,他看向我的目光里带着滚烫的炙热,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爱我。

或许还真的是一见钟情呢。

不过很可惜,我不喜欢他。虽然我对女人也不是很热衷,但是就算这样也从没想过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同性恋我不歧视,只是真的无法理解。把阴/茎插进屁/股里能爽吗?反正我可一辈子都不想尝试。

我的伤完全好的那天莱纳陪着我办理出院手续,他熟悉我,我任何一个小动作他都能知道我想干什么。我抬手打哈欠的时候他会递过来一杯水,我望向窗外的时候他会收声不再闲聊。他真的很好,好的不得了,像他这样的好男人找个比我好百倍的都不为过,为什么偏偏是我?在他身边我都不必思考,就像一个住在他身上的米虫,虽然当他用那种热切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除此以外,他很完美。

医院的事情结束以后莱纳要我兑现承诺,我点点头跟他一起回了家。我做足了心理准备,就算一到家他就扑上来干/我,我也不会反抗的。他的公寓距离医院不是很远,我们是步行回去的,路上他想牵我的手,我乖乖的把手送过去握住他。他看上去很高兴。

他的公寓陈设简洁,看上去就是个单身汉,虽然我也一样,但是他的好像更加井井有条。大概是在酒店工作的关系,莱纳做饭也很好吃,每天都能做出不重样的菜色,很细心,特别拿手的是精致的西点。我不是爱吃甜食的人,但是他做的真是太好吃了,忍不住吃了很多。

这七天里面他没有去上班,虽然要求里是我陪他,但是实际上更像是在陪着我。我父母都没有对我那么好过,唯一奇怪的是他每天睡觉之前都会摸/摸/我的脖颈。就像是在确认着什么一样,然后撩起自己的袖子看右手臂上碗口附近的疤。确认过了就会安心的躺下睡觉,其他的什么也不做。

这样奇怪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七天,第七天早晨闹钟还没响我就醒了。旁边莱纳还在熟睡,面朝着我的方向,这几天他甚至没有亲吻我,没有做任何出位的事情,他的存在就像空气,若有似无又无处不在。我知道今天过了以后,就和这个人没有关系了。虽然有点不舍,毕竟我也没付出什么,他也什么都没做,就当是给一个奇怪的人满足一个奇怪的梦好了,更何况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一天,我也像前几天一样,吃着他为我做的早晨,看着他给我选的书,什么也不想。

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让我从一开始充满疑虑逐渐变得理所当然,我像温水里的青蛙,对莱纳不再抱有戒备心。或许什么时候就会和他一块死掉也说不定,我有的时候会这么想。莱纳变得像一开始就存在于我的生命里那样奇妙,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会自然的放松。也不去想公司里那些垃/圾怎么算计我,更不考虑现在我们做的事情和通常概念的基佬会做的事情是不是一样。

但是时间不会等我想更多,在我试着挖掘更深的那些捉摸不透又好像抓/住了什么却轻易溜走的东西的时候,第七天就快结束了。

晚上十点,我和莱纳都洗完了澡坐在床上,看着没什么意思的综艺节目消磨时间。他不提这是最后一天,我也不去说破,或许就算我在0点01秒的时候夺门而出他也不会惊讶,他只是斜斜的靠着我的肩膀,透过电视屏幕想我猜不透的事情。

“为什么呢?”我问的没头没脑,但是我想莱纳应该是知道我想说什么的。
“其实能再见到你已经是奇迹了。”他停顿了一会,这次他没有糊弄我,看来是打算告诉我些什么的。

“我们以前见过吗?”
“这辈子没有,上辈子见过。”

“居然还是鬼故事吗,好吧,上辈子我是什么样的?”
“哈哈,是啊,鬼故事,还挺吓人的。虽然过去很久了,不过我都记得。那时候你和现在长得倒也差不太多,但是性格完全是两样的。”

“乖巧惹人爱吗?”
“乖巧倒也谈不上,不过我是挺喜欢的。和你现在那么有主见不一样,那时候你没什么自我意识,做一个决定要犹豫很久,胆子很小。但却是个很温柔的人。”

“那我还真是够窝囊的。”
“大概吧,你说你不想总是依靠我,给我添麻烦。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麻烦的,你总是在尝试了很多次很多次,最后实在是没办法的时候才向我求助。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为了把一只小鸟放到树上的巢穴里就单手爬树,摔得鼻青脸肿然后哭着喊我。”

“我居然这么弱吗...”
“你的心很软,总是委屈自己,别人一有什么事情找你帮忙也不管是不是做得到总是会先答应对方。”

“我还真是个烂好人。”
“是啊,你还总说我太好,帮你太多,不知道该怎么还。”

“不过你确实挺好的。”
“哈哈,谢谢。”

“那后来呢?搞得这么温馨也不至于你换了下辈子还对我念念不忘吧。”
“后来我们都死了。我死的比你稍微晚一点,我们死的很惨啊,断手断脚的,几乎没有哪块地方是好的。”

“...怎么会的?”
“被’人类‘杀死了。你最后对我说的话我还记得很清楚,你说想不再害怕死亡,不再胆怯,你说你羡慕那些冷血的人,想能有一天能不再受我保护。想为我做点什么,只可惜没机会了。”

“所以我选择了忘记怯懦的自己?”
“或许吧,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直到那天在酒店遇到你。太神奇了,我竟然还记得,最奇妙的是我记得你,而你也在这个世界上。”

这个故事太离奇,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莱纳对我莫名其妙的爱也说得通了。他确实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很惊讶,后来也对我很好。普通人再怎么喜欢一个符合自己胃口的对象也不会如此倾心倾力。但是这样的故事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甚至想我要是和莱纳一样也记得这些的话那我们从一开始就能重逢,也不必绕那么大圈子。

“再多呆一会吧。”我说。
“恩?”



“就算你刚才的话是骗我的,但是我再怎么冷血也是个有好奇心的人。自己的命是怎么捡回来的我还记得清楚,所以我们或许能多恋爱几个星期?”
“你没变,还是那么心软。”




“随便你怎么说吧。要接吻吗?”
“恩。”













评论

热度(38)

  1. miga,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2. i_shine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3. YING.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4. ?雨``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5. estás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