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團兵][巨中01]Kiss,Kiss,Kiss

日常空白:

如果說一見鍾情、初戀,也許是、又或許不是。
里維看著面露微笑、正在指導女同學的男人,露出非常厭惡的表情。

男人總是用那張臉面對所有人,微笑、慈祥,聖人,周邊的人對於這個人的評價只有好的,在這個學校中,像是佛般慈面的存在,像是完全不受環境干擾的,乾淨的讓人想吐。
明明和噁心的巨人同一個環境空間下,男人好像私毫不受干擾,還有聽說他連對帶巨人都像聖神般仁慈,想想真是好笑。

但也因為男人永遠都微笑著,讓人暫時忘記噁心的巨人。
但里維也清楚,絕對不是因為那張佛面而喜歡他的。

被稱做聖人的艾爾文‧史密斯,有著讓人感到矛盾的一面。
看起來寬大、實際上性格惡劣,看似微笑、眼神冰冷,看起來身段柔軟、實則剛硬。
雖然還是讓人不解、他那張永遠掛著的微笑和好性格究竟是怎麼偽裝的、嚴嚴實實到一點都嗅不出內在的黑暗。

里維曾經誤闖入巨人群聚的森林裡。
一半是因為對巨人不爽、一半是迷了路,迷路時並沒有慌,但人在走壞運時總會遇到更糟的事。
里維遇到了群聚在樹林內大肆破壞的巨人。
當然,雖然說他們在破壞,也不過是搶了其他學生的書包,正在毫無意義的撕毀破壞著。

里維並不覺得自己不是那群巨人的對手,但一個人時總會覺得恐懼,閃過巨人的手後,爬上樹看著那群頑皮又噁心的肉體,想著要怎麼離開。

男人說巧不巧出現在那裡。
現在想想、他是故意到那裡的、或真的是碰巧,他從來不提那天的事情,所已里維也無從判斷起。
男人用非常俐落的手段處罰那些巨人,直到巨人哀號暈厥為止,男人落下的拳頭沒停下過,當時自己真的傻住了,而男人也毫不在意那樣的暴力被學生看見,靜靜的要自己下來。

當時男人臉上並沒有現在的面具,而是有些擔心的。
更有趣的是,雖然沒被他上過課,男人還是叫得出自己的名字。

「里維、有事嗎?」結束講解,艾爾文看裡微雙手抱胸,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微笑著,走到他身邊。
四周的人看到艾爾文都對他招手打招呼,看男人一面揮手還是笑著的模樣,有些不耐煩的翻翻眼。
「噁心死了。」

並不喜歡被大家觀看,里維甩頭往教職員室走去,知道男人一定會回到辦公室,就聽那個不急不徐的腳步在身後,跟著走著。
這個畫面一定很蠢,高大的男人跟在矮小的少年身後,知道艾爾文絕對會將兩人的離縮短、大概只差半步左右。
走到門口,感覺男人就在身後,氣息非常的貼近,而男人也沒叫自己讓開,像要將自己抱在懷中的貼得更近,直接拿了要匙插入鑰匙孔轉開。

自己替男人將門打開,往前走了一不進去。
是獨立的辦公室,主人不在裡頭非常昏暗,已經習慣到這裡,摸索著牆壁上的燈,按開。

身後的門關上後男人突然走了幾部抓住自己的手、一面關上燈。
手被緊緊扯著,很快的,是溫柔的親吻和被包圍住的溫暖,里維閉上眼睛,男人每次吻自己時總是在黑暗中,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但清楚的感受到、不同於平時的激動。
稍微拉開一點時,里維伸手碰觸男人的臉,細細的撫摸著,高挺的鼻樑、眼角、顴骨的高度、臉的稜角、很快的,掌心感覺到溫度,男人嘴裡吐息的熱度卻時傳達他的情緒。

一直不懂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當天算是被他救了,當下並沒有將謝謝說出口,後來覺得不太對、萬分不情願又猶豫後到男人的辦公室道歉。
已經頂著聖人臉龐的男人笑說不用在意,泡了櫻花茶給自己,接過喝著,看他在辦公室內走來走去,一下拿起書本擺放、一下拿了考卷堆放。
應該是男人很習慣的動作、里維卻覺得有些礙眼,比起聖人臉龐,那帶著殺氣和威脅的外貌更讓人在意,在喝了半杯茶後,終於忍不住開口。

「明明是聖人卻痛恨巨人啊?」
「別嘲笑我了。」一樣是微笑的臉龐,男人臉上的情緒只有柔和,但像是一張薄薄的紙,或是簾幕,「如果沒事的話、老師還要忙,可以請里維同學回去了嗎?」
「你這樣很噁心。」出自於厭物或想要戳破那個隔閡,里維瞪著男人,「頂著這張臉活著比較好嗎?噁心的大人。」
「要有禮貌啊、里維同學。」聲音也不如那天聽到的有力,有些柔柔軟軟、嗯、也可以稱之軟弱。

也許太討厭這樣的人,里維忍不住想要惹他生氣,偶爾跟在他身邊說著諷刺的話,
偶爾會做些不那麼壞的事,破壞職員室的門鎖、將男人的東西亂扔,男人應該清楚是自己做的,都一樣頂著那張臉,柔和、微笑。

直到某一天、里維又無聊的撬開門鎖,走進那間辦公室,桌上很乾淨、窗戶開著,外頭剛好是半艷的櫻色景象,想起當天在辦公室內品嘗到稍微鹹的櫻花茶,里維有些愣愣的站在窗邊。

鐘響、艾爾文也回來了。
轉頭看男人有些訝異、但依舊平和到讓人厭惡的表情,聽男人嘆口氣說不可以翹課,走到身邊時,里維用力抓住他的手。
溫和的男人對於自己粗暴的行為不以為意,低下頭看著自己。

艾爾文高挑、五官精緻、如同美術課本會出現的雕刻,那雙眼睛更甚外表的、讓人難以忽視。
那雙在靜謐中看著自己的雙眼讓里維心中泛起一股難以形容的騷動,抓住男人胸口的領繩,又再將他拉近了一點。

那天的狂爆真的被那樣安靜的氣氛撫平了,里維仔細看那眼底的情緒,平靜無波,柔和。
──想再看仔細些。
直到貼上男人的臉,里維才驚覺自己的行為過頭,往後退時剛放鬆領繩的手被抓緊。

男人吻了自己。

逾越了應該是老師的身分,拋棄了聖人的外表,雖然依舊笑著,但眼底的暴躁卻如同當天。
里維沒有辦法推開緊抓著自己的男人,覺得有些活該,心底自嘲著不應該嘗試踏上男人的底線,被動的,被男人溫熱的舌尖撬開,雙唇微張讓男人予取予求的吮吻。

那是自己的初吻。
受不了心跳鼓譟的聲音,里維閉上眼睛,男人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意思,舔著齒貝、滑過舌根、像要將自己吃了,舔到上顎時,里維感覺身體劇烈顫抖,終於腿軟被男人抱住。

那雙手緊緊扣著自己的腰部,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里維想著雖然不懂接吻,但這個無良教師絕對是之中的專家,並不會把自己的氧氣抽光,總會適度給自己一點空間,但就那一點點,讓自己不會昏厥過去、但也無法讓腦帶正常思考。

吞嚥這個人體本能也一起喪失,里維感覺唾液留下,就這樣順著自己下巴滑落低下,嘴裡充滿了男人的味道。
不知道被吻了多久、里維感覺到自己開始流淚時,男人才稍微拉開點距離,放開侵略。

但只有非常短的喘息,連足夠的氧氣都沒有吸到,身體又被抱住,男人帶自己坐上桌子,在看清楚他眼底的情緒前,又吻上自己。

僅只於接吻就讓身體發熱,里維瞇著眼睛,已經完全沉溺在被親吻的熱度中,直到混亂中突然的暈眩又轉醒,看聖人混帳看著自己、終於停下動作。

那雙手放在自己身體兩側卻沒有進一步動作,里維擠出最後一絲力氣逃開男人的雙手。
口腔里的熱度和鼻尖聞到的花香讓里維全身發抖,心思混亂的逃回家,躲在家裡好幾天。

連櫻花的味道都勾起那個吻的熱度,里維好不容易回到學校時,看著滿地的櫻花瓣。
想要揍他一頓又想逃得遠遠的,里維想男人太危險了,決定要躲著男人時,班級上的導師卻臨時有急病辭去工作。
男人微笑著站在教室內,一樣對著學生柔和、一樣對大家微笑,里維呆愣看著男人說話的口型、微笑,不自覺得張開嘴。

難以呼吸。
著魔似的走道那間辦公室,里維打開門看著男人毫無瑕疵的微笑臉龐,走上幾步。
被拉住了、逃不掉了、被捕獲了。

「里維。」男人叫著自己的名字,手輕輕滑過自己額頭,手稍微放鬆、聽他摸索著、將燈打開。

那張臉快恢復成聖人的模樣了。
眼睛瞇著、還喘著氣,里維卻自己抓住男人,又一次的親吻上去。
不想看那張噁心的微笑、讓人厭惡的面具臉龐,再一次、再一次,為了自己展露想要隱藏的、不想被發現的。
也許是初戀。
但會有這麼狂暴的戀愛嗎?沒有語言、兩人只有親吻,也只會在這間職員室內接吻,除了接吻,也沒有其他。

「你這個、下流的假聖人──」

努力想要說清楚、里維只聽到自己的喘息聲,看男人因為自己說的話略皺眉,又平靜變回原來毫無瑕疵的樣子,里維伸手抱住艾爾文。

如果只有我陷入這樣的情緒,也太寂寞了。
聖人依舊不吐露情緒,只在自己將頭埋在他懷中時,輕撫摸自己的頭。

评论

热度(46)

  1. 少女党。星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シKKメ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3. 馨语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4. 。cathy~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5. zjliaihua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6. ?雨``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7. Jennifer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8. bbbboy.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
  9. wendy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